耳东木安

杂食系少年。
[渭水鯽魚]

一时的便宜。

听《Tilikum》这首歌的时候,莫名感受到一种身处苍茫沙漠的悲凉。

突然想到高三看的一篇文章,它的最后一段这样说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没有感觉,没有思想。我是圆的,颗粒状的,人们把我叫做麦子。只有一个诗人这样称呼我,他说,亲爱的麦子。”
以及记起那个每次见到我又看这篇文的沙雕同桌说的,你怎么又看亲爱的妻子。

当时我还与她认真说,不是妻子,是麦子。

一世的便宜,我无法占得
一时的便宜,如果曾经的我没有与她争辩

“亲爱的妻子”
“诶,我知道了。”

一时一念。一瞬间,便成永恒。

我们生活的痕迹,总有一天会被风沙抚平、磨灭。

一个小段子

-----(发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方应看那个混蛋终于跟我求婚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转发)是是是,混蛋娶混蛋,混蛋嫁混蛋

我家阿看真的是我的快乐源泉(ー`´ー)
(不省人事)

【轰爆】难以言喻的暧昧

18预警!!是视频!!

微博:正经人    B站:真滴过

再不济,评论里

祝大家开学快乐q(≧▽≦q)

我还有五天假(你再说一遍!

感觉以前在高中听过,某首起床铃🍃

抓住八月的尾巴,终于剪完了。

轰爆给我的感觉大概就是这样

平淡如水,纯粹的爱意

原曲音乐是双声道的,很有意思,不过我忘记调了,听不出来是双声道了,哭唧唧〒_〒       

BGM:acro

如果有喜欢的小伙伴,先比个心(づ ̄3 ̄)づ╭❤~

【的名】接住了。

名取枕着双臂,躺在树的树干上,绿色的叶子把天空遮掩了大半,好似整个天就那么一角。

百无聊赖,名取便取出纸人,想施个法让它动起来,找点乐趣。让它去哪里呢?嗯…就随处转转吧。

名取低声念了咒语,纸人伸了伸懒腰,缓缓动了起来。它飞到了上空,好像很开心得到自由的样子,转了个圈,却突然直线往下掉。名取正看得起劲便急忙坐起来,目光紧随着纸人。

直到看见纸人轻柔的落在宽大的手心上。

被接住了。

名取的目光便从手聚焦到那人身上。黑色的校服外套,衬衣领口开着,黑色的短发,好看的眉眼。

“周一?”那人抬头望着他。

名取听见坠入银河的声音。

晚来的七夕快乐!!!<(_ _)>

轰爆打情骂俏的日常

抱歉,这么久才发一个视频<(_ _)>

然后如果有小伙伴喜欢的话,在这里比个心(。・ω・。)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