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东木安

杂食系少年。
[渭水鯽魚]

这首歌真的是百听不腻,电吉他搭上女声的颂唱,在中后部分那一句虚无的男声,简直绝配。
最后两句,完全把整首歌的意思表达的淋漓尽致,我爱死了。

DEAR MY FUTURE
(我所挚爱的未来)
DEAR YOUR FUTURE
(你所奉进的未来)

头七。

夜很深了,只有稀稀落落的灯光铺在路上,是昏暗的黄色。路两旁的住房也闭了眼,只有几户人家,从窗中透出几丝灯光。

他背靠着一个路灯,对着冰冷的手哈了口气,便摩擦起来,企图能得到一些温暖。

好冷。他这么想。

于是忍不住从兜里掏出一支烟,点火。

只抽一口,便咳了起来,咳得他眼睛发烫。

这种玩意儿有什么好的!他心里咒骂道。但还是鬼使神差的放到嘴里,迷恋似的吞吐。

街道太安静了,安静得发慌。偶有几个小动物出来乱窜,发出吱吱吱的声响,都能循环回放。

他出了神,烟从指间掉落,几个火星子跳了出来。

“嚯,下雾了…”

他下意识裹了一下自己的厚外套,双手插兜就离开了。

--------

哒哒哒哒。

是脚步声。

有个人走到烟掉落的路灯下,把那一半微燃的烟拾起,送到嘴里,吸了起来,吐出的烟在半空弥漫,像是清冷的雾。眨眼的功夫,那人又在迷蒙中消失了。

烟落在地上,跳出几个火星子,瞬灭。

云的心事。

云的心事,是最容易猜的

它会随着心情变化成各种形状

一会儿变成白马肆意奔跑

一会儿生气了,开始乱丢东西,弄得轰轰响

一会儿黑着脸,一出声便哭得稀里哗啦

但云的心事,也是最难猜的

有时候一点踪迹也没有

一眼望去,只是无边无际的蓝底。

会吻嘴角的,应该是个相当克制的人吧…


今晚的夜很清晰,大概是因为有很多月亮吧。

话唠。

感觉好多句子,换一换位置,意思就有所不同。


比如,“她珍视那件礼物,像珍视挚爱之人一样。”和“她珍视她,就像珍视那个礼物一样。”好吧,好像有点奇怪。


还有,“他秃了,但变强了。”和“他变强了,但变秃了。”前者先抑后扬,后者先扬后抑,却莫名有种遗憾感。


日常摘要


你出生时,身上就纹了两个名字。
一个是你的灵魂伴侣,而另一个是将会杀害你的凶手。
你无法分辨他们谁是谁。

You are born with two names tatooed on you body somewhere, one of your soulmate and one of the people that willeventually kill you. There is no way to tell who is who.